“阿里女员工被猥亵案”319天阿里巴巴市值没了2万亿

“阿里女员工被猥亵案”319天阿里巴巴市值没了2万亿

6月22日,据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法院官微消息,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张国强制猥亵案一审公开宣判,以强制猥亵罪判处被告人张国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6月22日,据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法院官微消息,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张国强制猥亵案一审公开宣判,以强制猥亵罪判处被告人张国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公开信息显示,这件事起始于2021年7月27日,猥亵发生十天后,阿里女员工周某发表8000字长文,自述被领导要求陪济南华联商家喝酒,其间遭到商家和领导猥亵,引爆了舆情。

周某称,在公开发文之前,8月2日已向公司领导反馈了此事,但后续其所属的一连串业务线和HR主管的不作为、漠视和无同理心,甚至“已读未回”,让这位女员工选择了网上求助,也让公众对阿里在该事件上的处理过程感到惊讶。

事发10天后,和网友一起知道了此事的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CEO张勇在阿里内网发帖,用震惊、气愤、羞愧,表达对这一事件的感受。阿里巴巴也很快公布了阶段性内部调查结果和处理决定。

该事件还引发了外界对阿里价值观、职场“陪酒文化”的空前讨论。有媒体援引阿里老员工的话称,“这在以前的阿里绝不可能,现在并不奇怪”。

雷达财经注意到,距离“阿里女员工被侵害”曝出后的319天里,阿里巴巴的经营略显疲态,营收增长放缓、利润下跌,市值更是蒸发了1.99万亿港元。

2022年6月22日,据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法院消息,“阿里女员工案”有了最近进展。

据官方通报,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张国强制猥亵案一审公开宣判,以强制猥亵罪判处被告人张国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法院经审理查明,2021年7月27日晚,华联员工张国在参与宴请时与被害人周某初次相识,趁周某醉酒之机,在餐厅前台附近及包间内对周某实施猥亵行为。次日7时许,张国又到周某所住酒店房间内对周某实施猥亵行为。

法院认为,被告人张国违背妇女意志,趁被害人醉酒之机猥亵被害人,其行为构成强制猥亵罪。公诉机关指控张国犯强制猥亵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张国无认罪、悔罪表现,应依法惩处。据此,法院遂作出上述判决。

此案中,有法院查明的事实认定张强构成犯罪。那么,在实践中有哪些行为是被刑法认定为强制猥亵罪的实施行为呢?

据浙江汉鼎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法学院实务导师张永辉介绍,强制猥亵罪是一种刑法罪名,其客体是他人(包括男性)的性自由权和隐私权、名誉权,强制猥亵罪通常表现出刺激或者满足行为人性欲的倾向,但不具有强行奸淫的目的。

强制猥亵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他人,或者侮辱他人的行为。

“所谓的暴力、胁迫,是指对被害人的人身采取殴打、捆绑、堵嘴、掐脖子、按倒等侵害强暴方法,使受害人不能反抗。”张永辉进一步举例表示,以杀害、伤害、揭发隐私、毁坏私誉、加害亲属等相威胁,利用收养关系、从属关系、职务权力以及使被害他人处于孤立无援的环境进行挟制等都算胁迫。

所谓其他手段,是指暴力、胁迫以外的其他使他人无法反抗、不知反抗的手段。例如,利用封建迷信进行恐吓、欺骗或者利用他人患病、熟睡之机进行猥亵;利用酒灌醉、药物麻醉、药物刺激等方法对他人进行猥亵;利用或者假冒治病对他人进行猥亵等等。

张永辉表示,依据《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他人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或者有其他恶劣情节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而对于如何区别强制猥亵与强奸,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犯罪学研究所所长赵军教授认为,从刑法的角度看,强制猥亵与强奸最大的区别就是前者没有发生性关系,并且也不以发生性关系为目的,只是实施了性关系之外的性行为。

“警方对强制猥亵罪的侦查逻辑跟强奸大体一致,也是以构成要件为指引,围绕是否有强吻、抚摸等行为发生,是否采用了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展开,最后结合具体案情进行综合判断。”赵军表示。

据封面新闻,“阿里女员工被侵害”案一审宣判后,张国妻子纪女士称不服该判决,将上诉。此前张国妻子曾对媒体表示,她认为张国无罪。

2021年8月7日,阿里集团“同城零售事业群”淘鲜达华北区运营组成员周某的8000字发文在网络曝出,称被性侵,引发舆论关注。

文中周某称,自己曾在阿里内网发帖,并向公司业务线和HR部门各级主管反映但无果,甚至曾在食堂发传单求助但遭保安驱赶。

此前济南警方的公告显示,2021年7月26日,阿里巴巴集团王某文、胡某敏来济出差,入住市中区大观园亚朵酒店。

27日,阿里巴巴集团周某(女)来济出差,入住槐荫区济南西站亚朵轻居酒店。下午,一行4人到济南华联超市洽谈业务并成功签约。当晚,4人在市中区中海环宇城渔家灯火饭店宴请济南华联超市张某等4人。饭后,周某返回槐荫区济南西站亚朵轻居酒店。

7月28日上午,周某认为自己可能在醉酒状态下被人侵害,与丈夫通话后于中午报警。

根据周某在文章中自述,8月2日她从济南回到杭州,第一件事就是向领导反馈这件事,先找了 BU 内的领导九戎(淘鲜达负责人)、悦尔(HRG)、阿甘(淘鲜达 LKA 负责人),悦尔和阿甘承诺3天后给出处理结果。

8月6日,悦尔和阿甘向周某表明,他们已经向 BG 层面的老鼎和丁冬汇报过了。周某随即将这两位BG领导拉进了有描述事情经过的群里,并艾特了他们,两人均已读未回。随后丁冬来电话告诉周某,这个事情他们处理不了,开除不了王某文。

周某称内部投诉无门,不得不到公司食堂去散发传单和网上发布信息求助。舆情发酵后,阿里巴巴对媒体称,决不容忍,全力配合警方,涉嫌员工已停职接受警方调查。

张勇在阿里内网帖子里为此事中各级主管的冷漠和没有及时处理道歉,并公布了阶段性内部调查结果和处理决定:同城零售事业群总裁李永和和HRG徐昆引咎辞职,阿里巴巴首席人力资源官童文红记过处分,涉嫌男员工被辞退,永不录用。

8月25日,济南华联超市张某、阿里王某文随之被采取强制措施。但在后来,王某文妻子发文“喊冤”,认为丈夫的行为有错、无罪,还质疑“周某涉嫌虚假陈述,甚至诬陷”。

在自述文章中,王某文妻子指出周某文章的多个失实之处,并称, 我相信他(王某文)做不出‘强奸’、‘强制猥亵’的事。 王某文妻子认为,丈夫不是一个猥亵犯。

而根据警方最后的调查结果,认定其丈夫存在强制猥亵行为,但未构成犯罪,被处于治安拘留15日。

此外,张某的妻子也屡屡在网络发声,称周某撒谎诬陷了其丈夫,并对周某提出控告。今年6月6日,该案件进行了开庭审理。

这件事情发生后,很多人惊讶于阿里的员工也要去“陪酒”,甚至阿里巴巴的价值观也被拿出来讨论。一位已经离职的阿里老员工告诉媒体,这在以前的阿里绝不可能,但在现在的阿里也并不奇怪。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郑志刚则认为,此次事件暴露出的阿里巴巴在组织和文化上的瑕疵和问题,是当一个企业或者组织发展到一定阶段和一定规模之后必然要面临的。对于阿里这样的企业,社会有着更高的要求,这是其未来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从去年8月7日算起,“阿里女员工案”过去了319天,这期间阿里巴巴公布了三份业绩报告,其多个业务线出现了降速。

根据财报,截至2022年3月31日的三个月(2022财年第四季度),阿里巴巴收入为2040亿元,同比增长9%,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人民币162.41亿元,非IFRS净利润197.99亿,同比下降24%。

此前四个季度,阿里巴巴营收增速为37%、34%、29.43%、9.7%,可以看出,在最近五个季度里,其营收增放缓趋势明显。

拆分来看,占阿里营收70%的核心电商业务,在今年3个月内实现营业收入1403.3亿元,同比增长8%。拉长时间来看,整个财年以淘宝、天猫平台收入为主的的客户管理收入与上年度持平,仅增长了3%。

国际商业板块方面,今年3个月收入为143亿元,同比增长7%,低于上一季度18%的增长率。其中的国际零售商业业务,在1-3月增速仅为4%,同比增长率放缓受到汇率、疫情和俄乌冲突等因素的影响。

云业务在最新一季尽管首次实现了盈利,但告别了过往的高增长,同比增速为12%。此前4个季度,该部分业务增速分别为36%、30%、33%、20%。

此外,阿里的文娱板块实现收入80亿,同比下降了1%,亏损从去年同期的27亿元收窄至20亿元。

剩余两个增长较快的板块是本地生活和菜鸟网络,本季度营收增速分别为29%和27%,但前者受高德地图并表影响,后者菜鸟亏损金额依然在同比扩大。

财报后的电话会上,阿里高管提到了疫情影响、物流受阻和宏观数据等方面,同时公司对于很多长期价值不明显的业务,将进行关停并转,很多的业务端,都会有一定的降本增效。

截至6月22日收盘,阿里巴巴在港股收跌4.06%,股价为101.5港元,总市值2.2万亿港元,相较于2021年8月6日收盘后的4.19万亿港元,市值蒸发了1.99万亿港元。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雷达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脱水研报全线崩盘,大盘为何不V了?汝之砒霜彼之蜜糖,与阿里健康京东健康暴跌相呼应的,是线

国家拟禁止第三方平台直接参与药品网售!港股互联网医疗板块大跌,阿里健康重挫逾16%…机构这样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